广西一村庄被含镉“毒水”污染 当地已启动治理程序 -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2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广西一村庄被含镉“毒水”污染 当地已启动治理程序

点击:48370
  

  被含镉“毒水”污染的村庄

  广西德保一村庄被废矿污染困扰,当地启动治理程序,中央批复2000万土壤修复专项治理资金已到位

  9月9日,内苗铅锌矿,矿洞口强酸水从矿洞流出后,一部分顺着水泥和石头砌的墙体流下来,把墙面染成了铁锈色。

  9月8日,志愿者对从灌溉渠溢到农田里的水进行测试,pH值均在2-3之间。

  9月7日,内苗铅锌矿一处面积有两个篮球场大小的有毒废水坑塘。经现场pH试纸检测,pH值为1-2之间,百色市生态环境局表示,废水池内还含有超标严重的铅、锌、砷等重金属。

  60多岁的农老汉光着脚站在一块荒废田地上,割野草作饲料喂鸭子。下了两天大雨的地已成沼泽,长满野草。农老汉的长裤像染了色一样,膝盖以下全是黑红色,大脚趾盖也被染成红色,他说,洗衣粉都洗不掉。

  这里是广西百色市德保县马隘镇大喜村大偶屯,四面环山,耕地零星分布于山间谷中。大偶屯东面三百米处,是一座废弃的铅锌矿,橘红色、黑红色的污水从矿里流出,和着雨水漫灌地里。

  这片不长稻子只长野草的基本农田大约有40亩,顺着山坳下去,还有一片300多亩的农田,看上去青黄相间。大偶屯村民说,这片地以前水稻亩产千斤,现在平均每亩只有四五百斤,“长到一截就枯死了”。

  大偶屯现有140户600多村民,大部分姓农,生计全部倚赖这300多亩耕地,他们告诉记者,污染耕地的“毒水”就来自那个废弃铅锌矿。

  记者采访获悉,废弃铅锌矿的治理已提上日程,中央批复的2000万土壤修复专项治理资金也已到位。

  毒水流入灌溉水渠

  废弃铅锌矿的具体位置在安阳村内苗屯的山里,所以也叫内苗铅锌矿。关于它的来龙去脉,内苗屯和大偶屯的村民大都说不清楚,只知道从矿区出来的污水日夜流淌进农田,流了很多年。荒废的建筑物和厂区通常会是孩子们的乐园,但村民们觉得废水太毒,警告孩子们不许靠近。

  9月8日,记者来到内苗铅锌矿废矿区。矿区不大,依山势从低到高分布着废水坑塘、尾砂库、厂房宿舍和矿井。矿井有两个,通过矿洞口贴着的落款为2004年8月1日的《井下工安全操作规程》得知,两个矿井分别叫水落天顺矿窿口(粤语即洞口)、彬斌矿窿口,洞里还挂着若干年前的工服;选矿用的厂房和职工宿舍的部分建筑已坍塌;尾砂库库面出现大小不一的塌陷几十处。

  矿区生产区有3条排污沟,其中一条从两个矿洞引出,流淌在矿洞里的污水底层为翠绿色,中间一层透明,上层呈酱红色,进入排污沟后,混浊的红黄色水贴山脚而下,将山石冲刷出黄色印记,最后与下方坑塘溢出的污水一起,流入农田里的灌溉水渠;另外一条排污沟从选矿车间引出、专门排放含毒污水进入尾矿库;在尾矿库右侧还有一条明沟用来排放库中溢出的污水,进入下方两个坑塘,水体呈黑红色、橘红色;因尾矿库周边岩石溶蚀严重,库中发生大范围多方向侧漏,墙脚渗出翠绿色水体。

  从空中俯瞰,整个废矿区有如一条五彩斑斓的毛毛虫爬行在绿色山林里。用pH试纸和pH测试仪,对矿洞污水、矿洞附近的崖壁、3处排污沟液体、尾砂库周围渗水、2处坑塘废水进行了氢离子浓度指数测量,pH值均在1-2之间,显示为强酸性。

  在距离废铅锌矿100米、200米、300米处,对从灌溉渠溢到农田里的水进行测试,pH值均在2-3之间。

  污水顺灌溉水渠继续流到山坳下300多亩的大田里,流经农田的污水和雨水,在大偶屯的排水管廊处与污水混合,汇集为地下河,之后由西北流向东南进入截洪沟(大喜河),记者向多位村民了解到,这些水最后会汇入鉴河,并流入十多公里外的德保县城。

  从拆除的厂房的位置向下可以看到远处低洼处的农田,落差大约在50多米,有毒废水就是顺着落差毫无遮挡的,常年排入农田,持续造成大片农田被严重污染,无法种植。

  “无主”铅锌矿

  面对强酸性污水四溢横流,环保志愿者当即向德保县生态环境局、德保县政府办公室进行举报,县政府办和县环保局监察大队各有人员来到现场,但只是看了看,未做任何处理。

  他们称,黑红色的水塘去年做过加固,不下雨时水塘不会满,下了雨就会大量溢出,这种情况已经存在很长时间。内苗铅锌矿是“无主矿”,相关整治方案还在修改完善中。

  大喜村村委书记、村委会主任农乐亮曾在内苗铅锌矿做过工,农乐亮说,内苗铅锌矿是私人老板建的,2005年开始建矿,2007年投产,2008年停产。铅锌矿有两个矿井,一个在水平方向打了150米深,另一个水平打了100米深,再垂直往下打。采矿炸出的废石料,用车拉到山顶露天堆放。一开始,污水就是从矿井出来直接顺着明沟流到下面的山塘里存放,一下雨山塘满了就往外溢出,没有什么治理措施。

  据大偶屯村民反映,近年来他们多次就内苗铅锌矿污染环境问题向中央环保督察举报、到各级信访局信访,“媒体也来过不少,县里领导也下来视察过。”

  德保县县长陆兰碧告诉记者,内苗铅锌矿有探矿权没有采矿权,厂方在以探代采的过程中出现了环保问题,经群众反映后被叫停,但一直没有钱治理,2016年县里才开始研究怎样治理这个问题。

  据德保县提供的资料,德保县内苗铅锌矿于2005年投资建厂,属于以探代采的违法开采企业。原计划开采20年,但由于管理落后,矿厂生产过程中未采取科学合理的环保措施,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渣管理不到位,废气及废水任意排放等问题,致使场地周边农田及地表水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于2008年被依法关停。

  百色市人民政府网显示,2018年6月18日,由市生态环境局总工程师易汉东带队,到德保县内苗铅锌矿尾矿库开展督导工作。

  易汉东告诉记者,当时去了现场后发现事情比较大,污染严重,另外,厂区建筑已被炸,设备不存,看不出具体的采选工艺,但肯定没有冶炼部分(指用焙烧、熔炼、电解以及使用化学药剂等方法把矿石中的金属提取出来),可能就是重选法(重力选矿)。

  易汉东说,可以确定污染源有两个,一个是矿洞流出的废水,一个是被雨水淋溶的矿渣流出的废水。来自于硫化铅锌矿附近的地下水富含硫酸根,是硫酸水。开矿这种工业行为,使原以化合物形式存在的镉、砷等重金属被释放,水样和土壤监测显示,铅、锌、镉、砷超标1倍的、几倍的都有。

  易汉东表示,内苗铅锌矿的污染情况复杂,污水常年在流,水污染是源头,土壤污染是后果,因此综合治理难度很大,修复代价太大。现在业主找不到的情况下,需要县政府来承担这个责任。县政府应尽快找到具有专业资质的机构来调查、诊断、开出药方。同时申报中央土壤污染防治专项资金或省级土壤污染防治基金。

  土壤和农作物检测数据未公布

  在百色市环保督导组给出意见之后,德保县政府各部门对内苗铅锌矿现场设施进行了安全方面的加固。

  去年,废铅锌矿增设了一座尾矿库,以固定矿渣,使其不再流失。德保县应急管理局副局长李志明称,现在竣工了,但投入能力不足,中标价245万,只能有多少钱做多少钱,现在还没验收结算。

  德保县水利局去年也对集污山塘的边缘做了防渗处理,考虑到山塘蓄水能力有限,一遇下雨,水大量汇集很危险,县水利局陆副局长称,特意给水塘留有1米宽的豁口让水泄下去,这是为了避免山塘一下子被水冲垮,那样会造成更大的破坏。

  加固尾矿库和山塘降低了安全风险,但镉污染源头并未阻断。含镉等重金属的废矿水还在日夜流向耕地。

  在物理化学专业里,重金属迁移是指重金属在自然环境中空间位置的移动和存在形态的转化,以及由此引起的富集和分散现象。镉这种重金属特殊又棘手,迁移性强,极易进入水和土壤被植物富集再经食物链进入人体,造成慢性中毒。

  相关专家说,首先开矿使得镉被释放,污染了水,然后被污染的水进入农田,污染了土壤,水稻又是对镉吸收最强的谷类作物,被污染的大米农民自用或售卖,最终长期食用会损害人体肾功能,阻碍骨骼生长代谢,引发骨骼各种病变,比如“痛痛病”。

  村民许七弃种的田就在稻谷绝收的那块耕地里,“水下红红的,人踩在地里,泥有膝盖高,泥浆好像豆腐渣,牛都不肯走,根本种不了。但不种的话,哪里来口粮呢?”他只能转过山湾,到污水流不到的地方,种外出打工人的地。

  300亩大田里,一位50岁的农姓村民说,他在电视里看过一个铅锌矿污染的片子,“镉中毒的人最后骨头都露出来了”,十年前他就开始担心骨骼病变的问题。他学过一些知识,知道即使停止接触,镉还有可能沿原路径在人体内累积。

  “这两三年县农业农村局都会来田里做测量,稻谷也拿去检测过,但检查结果不告诉我们。”大偶屯村民农乐盈说。

  德保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唐伯盛称,自治区农业农村厅每年都会分区段定点对土壤和农产品进行检测,县局只负责采样上交,内苗铅锌矿尾矿5公里范围内的土壤和农作物都送样检测过,“检测数据上面不会告诉我们,我们要了也没用,我们也管不了。”

  记者提出查看内苗铅锌矿5公里范围内的水、土壤和农作物根系重金属超标的检测数据,德保县领导表示,这些检测涉密,信息不能公开是出于社会稳定的考虑。

  2000万土壤修复资金

  土壤一旦被污染,要清除其中的污染物质难度之大、成本之高是难以想象的。尤其在贫穷的地方治理土壤污染,资金紧缺和技术都存在大问题。

  2019年1月1日我国正式实施《土地污染防治法》,针对土壤污染治理经费不足、大面积修复难以负担、污染责任人认定、污染治理谁来买单、土壤污染防治专项资金的用途、如何对污染行为严惩重罚等核心问题给出了明确答案。专家认为,立法就是要破解土壤污染无人担责,解决历史遗留污染地块问题。

  生态环境部国家环境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告诉记者,中央土壤污染防治专项实施期中央补助资金金额达到了500亿元,2019年度为50亿元,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都有分配资金的数量,力度很大。

  记者从德保县生态环境局许局长处了解到,从2018年开始,县里委托第三方机构对内苗铅锌矿进行场地调查和整治方案的编制,已查明土壤污染状况和污染物分布。目前初审方案通过,中央刚刚批复的2000万土壤修复专项治理资金也已到位。

  关于综合治理思路,百色市生态环保局总工程师易汉东介绍说,在矿洞边上建小型污水处理厂,用重金属离子析出剂与各种重金属离子发生化学反应,生成不溶于水的絮状沉淀物,从而把重金属从废水中分离出来。山塘应急池要优化防渗并切断外来雨水的淋溶,尾矿库的截洪沟要固定在区域里,用排污管道把水引进污水处理厂。

  易汉东估算2000万土壤修复专项治理资金只是第一期,整个治理要花费5000万-6000万,另外,污水处理厂也要考虑接下去的经济效益。

  广西壮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在回复中表示,由于广西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过去土壤污染的历史包袱沉重,但近年来“全区土壤环境总体状况稳定,无突发土壤污染环境事故,无因耕地土壤污染导致农产品质量超标且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事件发生”。

  自治区生态环境厅称,“对获得资金支持的项目,按照生态环境部反馈的审查意见和资金额度进行细化和完善,修改完善后经我厅审核通过即可以开展招投标工作,中央资金支持的项目原则上应当开工后2年内完成工程施工。”

  记者获悉,目前德保县政府正在组织对项目实施方案进行细化和优化,尚未提交自治区生态环境厅审核。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旻 摄影/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顶一下
(66089)
踩一下
(69860)
------分隔线----------------------------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